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鐵鷹赤鴉 衰蘭-第四十七章陰謀看書

鐵鷹赤鴉
小說推薦鐵鷹赤鴉铁鹰赤鸦
接下来的比试毫无悬念,毕竟谁都不愿意和一个杀人无数的军人交手,那一股杀气可是真的咄咄逼人,让人害怕啊!
武比也算晋级了,就等明日的文比了,这第一关庞天月算是过了,就看明日的文比了,对于庞天月来说也不算难。
毕竟这些年没少被于戍疆逼着读书,那些年光是给他请的教书先生就能装满一箩筐了,所以庞天月也算是个文化人。
时间还早安顿好宁不愿之后庞天月就准备去看看自己的师兄了,顺便见一见自己师傅,还有说一件事。
刚到门口,申屠豪就在门口站着,“能和我一起去看看我大哥吗?”
庞天月一愣,“你大哥,是谁啊!”
申屠豪道:“你师兄,我和他打赌输了,所以他是我大哥。”
庞天月笑了笑,没想到自己师兄也学起来师傅,还要收小弟,“好,正好我也要去,那我们同路吧!”
庞天月没有想到申屠豪竟然愿意跟自己的师兄,申屠豪要说也是江湖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了,比武大会上碾压众人。
这样的人都愿意跟自己的师兄,那自己的师兄还真是厉害。
走着走着庞天月便想起了宁不愿,宁不愿是越来越让他看不透了,那天宁不愿与他站在一起拼死血战,那样的场面他没有丝毫想走的意思。
这可不是一个没有目的的人做的事啊,庞天月不相信有人为了一个刚认识几天的朋友,就要送了性命,这不是一个毫无目的的人能做出来的事情。
而且还有后来他本能离开,可是他依旧不走,这就让庞天月更加坚信他一定有什么目的,所以剩下的日子一定要小心。
两人一路上都没有说过话,都是在想着自己的事情,想完宁不愿之后就又想起了苏栀雪。
气势今日下山就是为了和自己师傅商量一下这件事,毕竟关乎到金乌木,他不想太鲁莽,否则要是拿不到金乌木,那他就没办法和自己舅舅舅娘交代了。
现在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帮苏栀雪一把,可能真的如同雉虎所说自己就是一直对苏栀雪念念不忘,现在再次见到了之后又重燃了希望。
两人来到了客栈,仇屠几人就坐在屋子里,庞天月来到几人面前一一见礼,“见过师傅,大叔二叔,卓大叔,还有这位前辈。”
卓鹤连忙介绍了起来,他把高岚拉了起来,“这位是高岚,与你师傅是老相识了。”
高岚也连忙说道:“叫什么前辈,我有那么老吗?我也算是仇大哥半个徒弟,你还是叫我师兄吧!”
庞天月有些吃惊,这人看起来比自己师傅小不了几岁,没想到也是师傅的徒弟,那师傅年轻的时候得又多厉害啊!
庞天月还是叫了一声“师兄好,我就成了最小得师弟了。”
高岚笑了笑:“哈哈哈,你也不用奇怪,我和你师傅差不多大,只不过你师傅太厉害了,他练功得时候我还是个小胖子呢!如今能这么厉害全是他教的。”
后面的仇屠说道:“你们就别寒暄了,天月,去看看你师兄吧!人已经没事了,只是还没有醒,睡几天就好了。”
庞天月立刻跑进了房间中。
而一边的申屠豪也对着众人一拜,仇屠众人对他的影响还是挺不错的,随后申屠豪将卓鹤拉到了一边,“大祭司,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卓鹤也算认识申屠豪,“什么事!”
申屠豪道:“那日我不是和雉虎比武了吗?我们打赌谁输了就要做小弟,结果我输了,现在我成了小弟,我是不是给魔宗丢人了。”
卓鹤一拍手,“这时好事啊!大好事,你可是立了功啊!雉虎不排斥魔宗就是最大的好事。”
看着一脸兴奋的卓鹤,申屠豪都不知所措了,他身为魔宗排得上号的弟子去给被人做小弟,这事情在江湖上传出去那就是给魔宗丢人了。
江湖人最看重面子,这要是让魔宗丢了脸,他可就活到头了,怎么现在魔宗的大祭司怎么还这么高兴。
卓鹤高兴完之后,一脸正经的说道:“我告诉你,既然输了,咋们就要人,就然算是么,咋们魔宗要言而有信,不能当那两面三刀的小人。”
顿了顿又说道:“你给我好好跟着雉虎,今后你就是小弟,放心跟着他你不会吃亏的。”
庞天月也看完了雉虎,而且还跟仇屠一五一十的说起了苏栀雪的事情,众人都听了起来,但是听完之后都不说话了。
打家都在等着仇屠说话,说白了,仇屠就是主心骨,这件事谁说话都不好使,还得是仇屠说话,众人都在等着。
仇屠微微一笑,“当初我送了雉虎一句话,现在我把这句话原封不动的送给你,路是自己走出来的,想做就去做,都是有血有肉的江湖男儿,哪能不冲动几次呢!”
庞天月听后心中已经有了定论,“我明白了师傅。”随后庞天月没有多留,但是申屠豪留了下来,他并不打算参加文会,毕竟他来就是为了扬名天下。
回到了山上已经是傍晚了,跟宁不愿说了一声,庞天月就打算去申屠酒的小院子里了,他也想再见一面苏栀雪。
而此时的苏栀雪一个人来到了戒律堂堂主韩宇的院子里,而此时韩宇的房间中已经坐满了人,有王晓峰,还有许多落虎派的长老,而今日能坐在这里都有一个相同点,那就是他们都是朝廷派,也就是和苏远征一派。
朝廷派虽然在落虎派中也有不小的势力,但是还不足以和守旧派的人争锋,所以他们只能是偷偷摸摸的议事。
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景袖
等所有的人都坐好之后韩宇开口了,“诸位,我先向你们介绍一个人。”
一个面容凶狠的男子站了起来,对众人一个抱拳,“在下石再烽,乃是苏将军手下亲兵。”随后他也不再说话了坐在了椅子上。
韩宇道:“今日请各位来此,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关于明日比武招亲大会的事情,石再烽将军便是来穿我那徒儿的意思的,正事之前与诸位商量过的。”
众人也不说话,只等着韩宇发话,这些朝廷派早就是上了贼船的人,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王晓峰显然是其中最盛者,“韩堂主,你就发话吧!我们怎么干!”
韩宇站起身来,望着众人,“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次大会就是最好的机会,明日文比完后,将来参加比武招亲大会的弟子一个不留,嫁祸给申屠酒那个老东西,到时候全天下门派的矛头都会指向申屠酒。”
“那到时候他申屠酒就不得不让出这宗主之位,朝廷的力量自然容易进来,所以明日之事千万不能出差错,诸位能否成此大业,就在明日,我等定要齐心协力。”
这些话本是绝密,可是偏偏就被院子里的苏栀雪听到了,惊魂未定的她只能逃走,此时天渐渐黑了下来,苏栀雪来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她不明白,养了自己这么多年的韩宇为什么要借助他的名义杀这么多人,在她的记忆力,韩宇永远是衣服慈祥的样子,就如同自己的爷爷一样。
这让她忍不住掉下了眼泪,“为什么是这样,爷爷为什么要这样,我该怎么办!”
她很纠结,一面是自己的父亲和爷爷,一面是因为自己而来的江湖人士,他们要是死了,那苏栀雪一定会愧疚一辈子。
忽然她想到了什么,“庞天月,对,我要告诉他,不能让他参加明天的文比,要是去了他也会死。”
说完他就冲出了房间,朝着申屠酒的房间去了。
申屠酒也是看着她长大的,所以苏栀雪也叫申屠酒爷爷。
而此时庞天月给申屠酒做好了饭,两人坐在桌前,庞天月左顾右盼的,“老爷子,昨日那个姑娘今日没来吗?”
申屠酒没有回答,而是递给了他两页纸,“不要心急,该来的时候就会来的,念给我听。”
庞天月拿过纸,“老头子,你这写的这些话好像有魔力,这一天我满脑子都是这几句话,太烦了。”
申屠酒笑了笑:“这就对了,念吧!”
庞天月一口气念了三遍, 随后老头子就将纸放在火上烧了,说道:“将昨日与今日的都连在一起背一遍我听听。”
神龙心像
神魔養殖場 黑瞳王
庞天月一口气背了下来,对他来说并不难。
申屠豪笑了笑:“不错,吃饭吧!”庞天月不明所以,但是也照做了。
没一会苏栀雪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站在门口看着庞天月。
庞天月见到苏栀雪来了,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两人对视了一眼。
苏栀雪再饭桌上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等到了两人出了院子,苏栀雪才赶忙对庞天月说道:“明天的文比,你千万不能参加,现在就下山。”
苏栀雪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不想让庞天月送了性命,庞天月却不明白,连忙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看不出表情的白银同学
苏栀雪立刻就将事情告诉了他,“比武招亲大会是一场阴谋,明天有人要动手杀你们所有来参加比武大会的人,你快走吧,现在走还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