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神話版三國 ptt-第四千一百六十四章 強攻看書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神话版三国
“让吴将军做好掩护的准备,一鼓作气拿下钵逻耶伽。”于禁神色澹漠的对着一旁的副官赵恒通知道。
太史慈面带吃惊的看着于禁,颇为不解,我冲了一波,什么情况你难道没看出来吗?居然还要再来一波, 而于禁只是摆了摆手,到了这个程度他要是打不下来钵逻耶伽,那之前的赌博真就亏了。
于禁之前担心的是在超额云气下没法打赢布拉赫,或者更直接一些陷入僵持,布拉赫见好就收,使得对方的士气意志大幅增长, 导致钵逻耶伽成为一座真正意义上坚城。
说实话,于禁虽说很少打攻城战, 但所谓的城高陷深对于于禁而言完全没有士卒心志坚定更麻烦,而于禁之前担心的就是布拉赫给贵霜士卒树立起军心,导致钵逻耶伽只能用命填。
结果之前一鼓作气连布拉赫都扬了,于禁对于钵逻耶伽这座坚城的攻克基本没有什么为难了,大不了组织一群神仙老兵带队往上冲,一个神仙级别的盾卫百人队上去了,后面一群人都能跟着冲上去。
在贵霜士卒气势汹汹的时候,这么干可能会出现神仙老兵损失惨重,空耗士气等等,可换成现在这种情况,贵霜士卒强行封堵汉军顶级盾卫, 怕不是需要人均机械心智才行。
既然没有那种心志,于禁拼着盾卫的损失,无论如何都能将钵逻耶伽拿下来,就贵霜士卒现在的状态, 汉军一旦真的大规模登上城墙,钵逻耶伽当场内乱,之后不攻自破。
更何况,于禁还有秘密武器,也就是许褚军团,许褚的军团天赋哪怕存在一定的短板,但在一定的时间内,裸衣天赋确实是能在脱掉铠甲之后,保证自身具备之前具有甲胄时的防御力。
本来裸衣天赋的正确玩法应该是开启裸衣,脱掉甲胄,自身无甲状态下,获得了拥有甲胄之后的防御,然后再穿上甲胄,这样根据天赋不同,能获得一点几倍到两倍的防御加成。
这个加成是非常恐怖的,这也是当年皇甫嵩愿意指点许褚的原因,因为灵帝年间当将军的皇甫嵩在军用物资方面属于彻彻底底的穷人,当时皇甫嵩给许褚手把手的教军团天赋,就是本着以后一个军团的装备,可以武装两个军团……
后来发现自己纯粹是想多了,陈曦的军需物资实在离谱,皇甫嵩也就不怎么和许褚交流了,毕竟当时许褚还没有诞生军团天赋, 未来的开发方向有好几个, 皇甫嵩定向搞了裸衣固定下来了而已。
总的来说就是所谓的黑历史,未免以后被发现,皇甫嵩就跑路了。
所谓的只要我跑的够快,你就逮不住我,当然许褚对于皇甫嵩是发自内心崇敬的,所谓的破界强行凝聚军团天赋这个也是要有一个下限资质的,许褚和典韦的资质怎么说呢,指挥军团就别抱希望了。
典韦能凝聚,更多是因为他这个时代中原精修的第一人,所带来的加成,并不说指挥能力比许褚强。
100天后合体的2人
实际上没有皇甫嵩的指点,许褚要诞生军团天赋并不容易,这世界上强行凝聚军团天赋的也就那么几种方式,而这几种方式的核心说白了就是士卒的认同。
故而皇甫嵩觉得自己又制造了一个黑历史什么的,纯属想多,他觉得自己坑,纯粹是站在自己这个高度,觉得搞了个这种东西有些丢人,可放在许褚这个层面,说实话,起码许褚只有感激。
再加上皇甫嵩当初考虑问题的时候完全没想过还有非常离谱的玩法,比方说现在……
穿着一身板甲,将上百斤的大盾丢在一旁,提着一柄百斤斩马剑的盾卫士卒精神饱满的出现在了前线,这些就是加持了许褚军团天赋的超级盾卫,裸衣的新用法,我丢了上百斤的盾牌,换上了超重型武器,瞬间攻防两端拉满!
说实话,也亏前段时间陈曦换装淘汰了超重型斩马剑/大关刀盾卫的武器,否则这个时候许褚想要弄到这么多的超重型斩马剑也还真不容易,毕竟百斤级别的武器,说实话,顶尖内气离体在云气下作战的时候也不会使用这么沉重的武器。
可对于盾卫而言刚刚好,自适应带来的体感无自重,在放弃了盾牌之后,使用这种武器非常顺手。
唯一的缺憾就是使用了这种超级斩马剑之后,没有了盾牌的盾卫防御力大幅下降到普通重步兵水平。
当然作为交换,使用这种武器的盾卫获得了惊人的破坏力,百斤重的超重型斩马剑一剑挥下去,基本可以默认自带重武器打击,砍杀斩断,力量崩毁等天赋效果,哪怕并不完全等于天赋,也非常恐怖。
就跟第一辅助的一拳下去,不带特效,可恐怖的力量打中跟一堆天赋堆到一起的结果完全没有区别。
能像挥舞普通战刀一样挥舞超重型斩马剑的盾卫士卒,每一击都足以称之为致命打击,甚至真要说的话,同为盾卫士卒,标准盾卫也很难接住使用这种武器的战友的全力一击。
毕竟180的宽度,基本厚度在2m左右的超级斩马剑,在算上刀柄,按照摆臂长度计算,末端速度带来的威力,在被云气压制的前提下,反坦克可能有些难度,但是反战车毫无问题。
根本不需要任何花里胡哨的特效,也不会有什么惊人的光华,有的就是朴实平凡的砍杀,最多这个砍杀略微势大力沉的一点。
理论上来讲,在目前这种云气环境下,恐怕只有内气离体在有防备的情况下能迎接这种砍杀,低于这个级别,就算是接住了,武器强度不够,直接死,武器强度够,当场内出血。
可以说,许褚开启裸衣之后,在自身军团天赋提供的延续防御消失之前,许褚率领的盾卫几乎可以强杀大多数的对手,T0级别的防御,T0级别的杀伤力,常规步兵的机动力,堪称无敌。
“仲康准备好了没有?”于禁看着许褚询问道。
“还差一点,我正在使用军团天赋延续士卒的防御力。”许褚闷声回答道,到现在他要是不知道于禁是再给他搭台子,那他就是憨憨,哪怕他本身就是个憨憨,他也不至于憨憨到这个程度。
“还需要多久?”于禁看着许褚询问道。
“半炷香的时间。”许褚估计了一会儿回答道。
“好,我给你半炷香的时间,到时候你亲率本部,我给你敲鼓助威,这一战能不能一鼓作气的拿下,就看你了。”于禁看着许褚大声的下令道,而太史慈和陈到也都看着许褚。
“谨遵将令!”许褚大声的回答道。
汉军远远的站在城下,而贵霜将校则努力的整肃士卒,做好下一波汉军冲锋的准备,气氛越发的凝重,直到某一刻许褚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军团天赋,麾下所有的双天赋盾卫直接丢掉了盾牌。
于禁眯着双眼看着许褚麾下的盾卫士卒,在这些盾卫丢掉盾牌捡起身旁重型斩马剑的时候,以于禁、太史慈、陈到为首的内气离体,靠着天地精气的异动都看到了所有盾卫士卒身前浮动的那层盾牌。
“许将军的军团天赋这么粗暴吗?”关平毕竟是借用天地精气成就的破界,哪怕被打落了破界层级,眼力还在,故而很是惊奇。
对于足以看穿这一招虚实的关平来说,许褚这一招简直就是内气离体操控天地精气化铠的翻版。
只不过在这种云气压制下,内气离体想要化铠都很难,但许褚的军团天赋居然给麾下所有的盾卫士卒完成了这一步,非常离谱。
“是啊,就是这么粗暴,当年皇甫将军练兵的时候,我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于禁吐了口气说道,“和我们的军团天赋有很多的延伸向和开发方向不同,仲康的天赋只有这么一条路。”
就跟肯迈勒跟了孙策,心象再次开启之后,形成的强制注目一样,广博确实是好事,但专精到某一个极限,也会非常离谱。
“仲康的军团天赋,只能用来延续自身所能肩负的防御能力,可正因为只有这么一个能力,其他约束反倒更少。”于禁看着许褚麾下士卒身前都出现了一层若隐若现,但看起来足足有几厘米厚的黑色盾牌,一脸的感慨。
“我去给仲康击鼓了。”于禁对着太史慈几人说道,“你们各自守好战线,避免贵霜奋死从东门出击。”
说实话,这个概率很小,毕竟贵霜现在士气问题很严重,但如果真的从东门出击,汉军阵线太乱的话,多少还是能造成一些伤亡的,故而于禁作为统帅,为许褚敲鼓助威的时候,不忘叮嘱一下关平等人。
“诸将士听令!”于禁一锤砸在战鼓上,所有的鼓手都敲击了起来,汉军的军容骤然一整,对面还在调度布防的贵霜士卒听到汉军的鼓声,也在各自将校的指挥下做好了防备,就在这种情况下,许褚扛起自己的九环象鼻刀带头朝着贵霜东城墙冲了过去。
“第一波次放箭!”在之前等候的时间,吴班已经将自己麾下的弩机盾卫分成了三批,毕竟弩机这玩意儿是单发,威力大是很大,但在攻城作战的时候,进行压制的话,频率太低。
分成三批之后,每批的数量是少到不到五千发,但基本五六秒就能打一个批次,这样进行压制,起码还能提供一定的压制能力。
至于说这样使用弩机的损耗,以及意外命中攻城时的战友什么的,那就属于无法避免的事件了,不过这次吴班使用的是训练箭,虽说因为仰射飘的厉害,但起码就算命中友军,也不致命。
五千多的超级盾卫分成了一百多个队伍,在之前第五波次和第六波次,以及之后的休整时间中,汉军的后勤人员又制造了二十多架非常标准的竹梯,使得这一次的攻击面再次加大了很多。
總裁大人,別太壞 慕千凝
“放箭!”汉军的竹梯搭在钵逻耶伽城头的第一时间,贵霜士卒就在中下层将校的指挥下对着这群没有持盾,而是使用斩马剑的盾卫发动了攻击,然而完全无用。
大量的箭雨在汉军士卒身前几十厘米处就撞了那层黑色的防御层,然后迅速的弹开,这一幕被贵霜的士卒看在眼里,直接从一旁举起垒石朝着汉军砸了过去。
黑乎乎的老妖 小說
和之前那些盾卫需要一手扛盾,在云梯上无处卸力的情况下不同,许褚麾下的盾卫靠着许褚那层黑色的防御层直接硬顶了贵霜的垒石,虽说两个玩意儿的防御力完全一致,但盾牌起码需要士卒分出一只手,而许褚提供的防御延续,完全解放了士卒的双手。
末班列车
这么一来,许褚麾下的士卒往上冲的效率远远超过了之前的盾卫,这些人几乎是硬顶着各种攻击,双手抓住云梯,强行往上冲。
“死!”许褚一脚踩在云梯倒数第二层,勐地跳了起来,冲上了城墙,手上的大刀带着刀罡直接砍碎了对面封堵的士卒,而后大量的枪矛朝着盾卫刺了过来,一如之前面对太史慈。
可和太史慈那种不得不躲的情况不同,拥有倒拉九牛之力的许褚靠着自己的军团天赋硬抗了枪阵,然后直接一群人撞飞了出去,给后续的战友创造了登城的机会。
“杀!”李河冲上城头的瞬间,屈身一个小倾角,沿着城头的方向将自身的迅捷天赋发挥到了极限。
相比于当时使用着超级盾牌,导致负重过于离谱,只能跑出百米五秒速度的糟糕局势,在放弃了超重盾牌,换上了百斤左右的斩马刀的李河,直接跑出了百米三秒……
恐怖的泥头车冲锋将一群贵霜士卒撞飞了出去,甚至这一防区的练气成罡都没来得及出手就被因横在他面前的士卒被李河撞到,导致身形不稳,被泥头车姿态的李河撞的从城头飞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