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乾隆哥哥別虐,容妃她是清穿炮灰 愛下-第三十四章 突來的寵愛相伴

乾隆哥哥別虐,容妃她是清穿炮灰
小說推薦乾隆哥哥別虐,容妃她是清穿炮灰乾隆哥哥别虐,容妃她是清穿炮灰
乐羡扬头出了冷宫,玲玉连忙对着妙旋施了礼然后紧跟着乐羡出来。
“哎呀,刚才真是吓死我了!”玲玉双手合十念着佛,又挽着乐羡的胳膊道:“妹妹真是好福气,好运气,好时气啊!若是皇上这口谕再晚一刻,妹妹这双手,怕是要不保了!我真是着急却又无法呀!”
此时乐羡也才定下了心神,她的手也不免微微颤抖起来,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来控制这种因恐惧产生的颤抖。
玲玉觉察出来乐羡身体的异样,连忙安抚她:“妹妹如今出来了,一切便都好了。”
乐羡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冷宫,“姐姐,这是我第二次离开这里,我再也不想回来了。”
玲玉感同身受,“是是是,咱们再也不回来了。只是妹妹,宫中人心难测,你定是要笼络住皇上的心啊!”
乐羡抬头看着宫墙林立,一阵春风吹在身上本该是暖暖的,她却是遍体生寒,“若是能出了这皇宫,该多好。”
不良少年と学级委员长の秘密
玲玉连忙用手指按住了乐羡的嘴唇,“妹妹刚出冷宫,怎么又说上糊涂话了!我只当没听见,你从未说过这等大逆不道的话!”
茹仙和西林跟在乐羡的身后,两个婢女喜极而泣,互相擦着眼泪。
茹仙将怀里的包裹偷偷给西林看,是十两黄金,六十两银子还有手绳和手帕,“你看,这是咱们冷宫的家当,我可都带着了,万不能落在那里让那些疯子拿去胡乱丢了!咱们回去也是个警醒,以后当差留着二十分的心,可不能让小主再被算计咯!”
西林也连连应声,感叹:“小主福大命大造化大,吉人天相!”
玲玉一直将乐羡送回了承乾宫,小坐了一会儿才离开,随后又让绿竹送来了糕点布料来恭喜乐羡出冷宫。
屋子里一切如旧,甚至桌面上一丝灰尘都没有。
乐羡觉得有些奇怪。
主仆三人梳洗换衣,一切更换妥当之后已经是下午了。
乐羡站在门口,看这承乾宫院中的梨花依旧盛开,仿佛她去冷宫就是昨日的事儿一般。
细算来,这次她在冷宫也不过只呆了不到一月而已。
岂止钟情
她不解皇上怎么又突然放了自己出来。
被亲戚姐姐强迫女装的少年
上次说了实话惹恼了皇上之后,乐羡便已经对皇上不抱有什么幻想了,本想自己攒钱筹谋出宫的,未曾想他竟然又拉自己出了冷宫,实在是匪夷所思。
紫玉端了一盆水特意走到乐羡的面前泼了,然后施礼道:“容贵人金安,未曾想您又出来了。”
抗日新一代
这个‘又’字让乐羡多少有些不舒服,不过她也不在意,呈口舌之快又能彰显什么呢?
乐羡笑了笑,“舒妃娘娘的身子好些了吗?”
紫玉冷笑道:“若是容贵人一直在冷宫中,不回来叨扰娘娘,娘娘的病只怕明日便好了!”
乐羡看着紫玉,也不生气,“哦,既如此,我一会儿便去拜访舒妃娘娘,亲口问问,若我住在这她需几日能好。”
即便呈口舌之快不能彰显什么,她也不能忍了气让别人欺负了。
紫玉气得白了脸,略略施礼便扭头走了。
茹仙打屋里出来,她已经听见了紫玉的话,便道:“小主,下次她来无理取闹,你便唤奴婢出来,奴婢定为您出气!”
西林赶忙拉着茹仙道:“小姑奶奶,你便安分一些吧!今日若不是你放了风筝,哪惹出这些事啊!”
茹仙听了,也知道今日是自己惹得祸,便诺诺地低下头。
乐羡安慰:“这不怪茹仙,想要找咱们错处的人,即便是咱们呼吸她们都会觉得是咱们的错。”
西林无奈,“小主,您这样可就把她给惯坏了!”
乐羡拉起她二人的手,“你们说是我的奴婢,却是比姐妹还亲。哪有什么惯或者不惯的。”
茹仙泪汪汪道:“小主放心,奴婢以后定长出二十个心眼来!绝对不让别人害您!也不做糊涂事儿了!”
乐羡便点头说好。
“容贵人金安。”李玉已经到了近前,他笑意盈盈,“奴才奉皇上旨意,将从前伺候您的太监宫女都给您带来了。皇上说,这些是伺候惯了您的,再给您换新的也不合适,便仍旧让他们回来伺候着!”
乐羡谢过了皇上,李玉又拍了拍手,只见自他身后一排的太监,个个手中不是端着托盘便是提着东西,李玉道:“这些都是皇上赏赐给小主的,供小主一乐。”
乐羡心头冷笑,这皇上不仅是个大猪蹄子,而且还有病!
李玉又亲自捧过了一个托盘,道:“容小主,这个翠雕葫芦镶金别针是皇上特意嘱咐过的,务必让您亲自收下呢!这葫芦寓意福禄双全,护佑人幸福吉祥,同时又可以驱邪避灾,保人平安。皇上爱护小主之心,可见一斑。”
乐羡笑着接过,“代我谢过皇上。”
李玉让小太监们把其余的东西都放在了屋中,然后说了几句吉祥话才离去了。
乐羡看着摆满了屋子的赏赐,不紧蹙眉。不过既来之,则安之,管他大猪蹄子是什么算计呢?
简单看了一番赏赐的物件,乐羡便吩咐了宫人把用不上的东西登册收起来,只摆了几件自己喜欢的。
茹仙高兴道:“小主,看来皇上是觉得冤枉了您,这是补偿您呢!”
西林也为自家小主高兴,倒了茶道:“小主荣宠,奴婢为您高兴。”
乐羡看着那翡翠葫芦,悠悠道:“他到底是何意呢?”
景仁宫中,纯贵妃妙旋气得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又指着坐在一旁嗑瓜子的嘉贵妃金淑浣道:“你这个乌鸦嘴!”
淑浣冷笑一声,“皇上的意思,与妹妹我何干?还不是姐姐你自己没能耐,若是你早一刻砍了容贵人的手,即便皇上让她出冷宫,她也蹦跶不到哪里去!”
妙旋听了更是气,“你还好意思说我!你早知道皇上曾经去过冷宫,怎么不动手?别当我是不知道,你自己躲在后面,竟是拿我当枪使!”
淑浣用手帕掩着嘴唇,“姐姐稍安勿躁,急什么呢?左右一个小小贵人,姐姐何必放在心上?”
妙旋在淑浣身边坐下,嘴角冷笑,“哼,便是她出来了,我也不会要她好过,当日我面壁的屈辱,定要她千百倍的还回来!”